WFU
Admin Offline
 2016 DSE cut-off     5** 操 Past Paper 正確方法    通識由0到5**經歷及技巧分享    5**讀書態度及技巧分享    BIO 5**温書有道
線上:

2016年12月12日

iBanker 不為人知的辛酸,你適唔適合做?

iBanker 人工高係人都知,都係唔少學生既 Dream job,但背後不為人知既辛酸又有幾多人知?到底你適唔適合做 iBanker?睇完你就知!




作者:SJ

    Analyst的非人生活

以香港的投行來說,等級制度非常森嚴。一般進入投行的職位都是從analyst開始,得熬過最辛苦的三年,才能做到asso的職位,然後要再熬大約三年半的時間,才可能升至VP

等級制度的森嚴在需要幹活的時候,就能發揮其最大效用了。analyst是想都不用想需要全年無休地加班的,髒活累活(準備材料,改PPT,寫Memo,打文件,做pitchbook,給老闆深夜送招股書等等)交給他們就行了。黑莓BB (Blackberry)不離身,一天七天幾乎都在工作,平均每週需要工作100個小時,誇張的時候120小時也要扛下來。



    Associate的靈活走位

夾在中間的asso曾經也是這樣的analyst,現在是介於自己的小老闆和下面幹活的analyst之間,可以稍微調節下自己的工作時間,平均一周要工作80小時。工作主要需要管理專案進展,既要能跟老闆好好彙報,又要能讓下面人好好幹活,角色得轉換靈活。最重要一要能幹活,但是千萬得做好平衡,不能只會幹活,也不能只會叫別人幹活。



    VP漸入佳境

熬成VP之後,就會發現工作比之前幾年輕鬆了很多,沒什麼小事需要處理了,給你的都是大事了,比如簽名,和上面的大老闆搞好關係,和客戶、上市公司維繫好關係,平日出差、路演比較多,平均一周大概需要工作70個小時左右。



    香港仔I-banker走進大陸

在大陸,鑒於證監會制定的嚴格的上市標準和中國企業的野蠻生長狀態,投行的很大一部分工作就是去實地發現企業的真實情況,協助企業滿足中國證監會的各項審核和要求,從歷史問題到未來發展目標,從財務狀況到日常公司治理,無所不包。一次IPO的過程,就是一次企業社會責任和商業道德的全面培養過程,或者是一次為了讓企業看上去滿足這些標準而進行的“包裝”過程。


通常i-banker需要花大量的時間待在企業所在地,按照上市的標準一條一條地核查企業的現狀,這個過程少則個把月,多則半年、一年。這些有前途的企業多半集中在二三線城市,甚至是窮鄉僻壤,在香港嘆慣出入Hong Kong Clubbanker不得不忍受入住那些小縣城裡不入流的酒店甚至在簡陋條件下手洗衣服的痛苦。有時,在一個地方待的時間過長遭遇換季,還得在那些當地的商店裡買些平時完全看不上的四流品牌衣服應付天氣變化。投行,完全不是你想像的衣著光鮮的行業。




    投行壓力到底有多大?

今年218日,摩根大通JP Morgan一名雇員從香港中環遮打大廈30層平臺跳下,結束了他的人生道路。從全球範圍來看,這是近一個月裡JP Morgan員工的第三連跳。香港媒體報導稱,死者在不久前才以數百萬港元置業,外界懷疑其由於工作壓力大而選擇結束生命。


Cindy是一家中資投行的基層員工,她回憶了2012年年底的一通手忙腳亂。當晚23點,她還在公司埋頭看招股書,突然接到上司電話,要她立刻趕到蘭桂坊的某家大型酒吧陪客戶喝酒。但Cindy還要在次日趕赴閨蜜的婚禮現場做伴娘,於是她拿著禮服直接奔往酒吧。伴著蘭桂坊嘈雜的音樂聲,Cindy被客戶灌醉了,所幸同事們把她送到酒店。當她次日到達閨蜜婚禮現場時,上司的電話又來了,她只能答應老闆在4小時後馬上回公司繼續開會。


長時間的工作及較少的睡眠時間,令金融圈成為抑鬱症的高發群體。世界衛生組織顯示,金融業是五大重度亞健康行業之一。


在香港,大部分金融男女選擇在下班後直接到離公司不遠的蘭桂坊喝酒減壓。“蘭桂坊90%的男人都是做金融的。”一名經常泡蘭桂坊的中資投行女說。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瞭解到,JP Morgan等投行內部往往都常設員工心理輔導計畫,但在一些金融機構,這些心理輔導計畫往往是由員工主動提出才能獲得心理專家情緒輔導。



    想上位,想升職,必須懂得做世界仔

投行是個不講情、只講錢的“數位化”世界。在過人的工作壓力之下,投資銀行業的人員流動性也很高,據統計,平均每年投資銀行的人員流失率是16%,據說婚姻的7年之癢源自於人體細胞每3個月更新一次,7年時間全部細胞被更新,而投資銀行則相當於平均6.25年來個徹底大換血,比7年之癢還短,所以投資銀行的雇員與他們雇主之間的關係,比男女關係還要不穩定。

中外投行有一點是相通的,就是在業務能力之外,耍太極高手通常比較容易得到升職。



    香港i-banker少不免要在大陸打滾


做世界仔的辦法有好幾種:


  第一招    出大牌 “show hand”

如果想拿下一個大的deal,派去冧客客戶的人級別一定要高,最好是Director、副總裁VP 級別,這一招首先會讓大陸客戶覺得“倍兒有面子”,體現出我們投行對該項目的重視程度。這些久經沙場的大牌投資銀行家與客戶侃侃而談,話題無所不包,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怎麼能在冧客中體現你的氣場,是一門學問。



  第二招    技術派出場

投行總有那麼些專業過硬的技術苦幹型人士,根據事先瞭解到的企業情況,製作一份120頁而且 “recap in English” 的專案建議書,然後再由Director/VP在會面現場當場為企業家解讀其公司上市的關鍵問題及解決之道,讓企業家感覺到除了我們公司沒有其他券商能這般懂他的企業和行業狀況,最後大陸的民企客戶用力拍手大叫一聲 “你辦事 我放心” !



  第三招    賣弄關係和資源

大陸人尤其喜歡與同鄉交手。 譬如親眼所見一家江蘇券商在承攬江蘇企業IPO專案時,充分體現出老鄉見老鄉的優勢,同時亮明自己與江蘇證監局打交道多年的經驗。還有的投行向企業稱自己做過同行業或上下游公司的上市項目,可以把其他公司相關情況告知企業或撮合他們的某些生意 (雖然這會否違反保密守則則是後話)。總之,告訴企業你能為他們提供最增值的服務,管他執行上將會有什麼困難,吹水不妨吹大一點,可信度更高!



我們使出混身解數,讓客戶終於認為自己遇到了最合適的投行,一旦deal手到拿來,簽了合同,有些客戶就開始發現自己像是戀愛的人走入了婚姻的墳墓,中伏了。當然,這都是後話。




From: Stealjobs.c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留言

Cut-off 補習